您的位置: 主页 > K生活妝 >使徒保罗的十字架大信仰(下) >

使徒保罗的十字架大信仰(下)


2020-06-18


保罗旅行各地时也体验了当时教会中的种种问题,便将这些问题的解决之道笔之于书,并能留传到今日。如果他仍然一个个单独到各个教会去讲解,而不是写作书信,我们今天还能拥有这些重要的作品吗?所以神以监牢限制了保罗的行动,却让他的心可以自由翱翔。爱比一切恩赐都大监牢不但不能限制他的自由,他甚至还能突破时空,跃身于物外宇宙之上的第三层天,被提到乐园里,听见隐密的言语,是人不可说的。这是何等大的恩典,应为历代信徒梦寐以求,都无法企及的大恩典,但保罗却能于监狱中得到。可见监牢与身体都无法囚禁他的心灵,他的大信仰境界早已臻于他生活的世界之上,已经突破时空的一切障碍而进入天堂了。人有所谓属灵的骄傲,并非虚语;虽神的僕人,使徒保罗也难免。保罗学会了要以一根肉体的刺,将这些可能的、甚至必然的属灵骄傲加以禁制。所以保罗在行到「人不可说的」天国奥秘境界时,「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于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免得我过于自高。」(哥林多后书十二章7节)关于人肉体的软弱,他在罗马书第七章中,用另一种大突破的方式再彰显他的大信仰。这段至高无上荣美的属灵经验,就是他在监牢被困禁时,向哥林多教会做的见证(哥林多后书十二章)。(4)保罗以大信仰打破方言的迷思保罗肯定圣灵所赐的能力中,有说方言及译方言的恩赐(哥林多前书十二10),但他对方言却有所保留。保罗在「爱的歌颂」中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哥林多前书十三章1节)方言即一个地区的俚语乡言,天使讲的也为一种方言。现下有些教会推崇讲方言,认为是一种神奇属灵的能力。人若能说天使所讲的话,当然是很新奇的,但保罗却先浇下一盆冷水:人能讲方言而无神的爱,便只有声音,将随时间而逝。他强调人讲方言,必须要能解释出来;目的是让人能懂,才可受造就,否则无益。他将「说方言」放在教会职位的最末(哥林多前书十二章28节),并勉人应超越并追求最大的恩赐。保罗说:「我说方言比你们众人还多。但在教会中,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哥林多前书十四章18-19节)教会若单高举方言,并要信徒努力追求这种恩赐,已远离圣经的真理,宜慎思圣经的教训。回归圣经真理的教训(5)保罗大信仰中的婚姻观保罗一生独身未婚,当然耶稣基督也独身未婚,这两位楷模成为日后罗马天主教教士独身不婚的典範。保罗虽未婚,但他并未排除可以结婚,他也未否定男女的婚姻,而且对哥林多教会宣讲了许多这方面的道理。耶稣不婚的原因,与保罗不同。基督虽具人性,同时也具神性,祂到世上的目的是纯为救赎,不为传承。基督为神,不宜也不应引为独身话题的讨论,相关此类论述均为异端邪说。保罗其实不是不能结婚,他自己说:他其实也可娶信主的姊妹为妻,如其余的使徒及彼得一样。保罗放弃婚姻,是为了要传福音。至于哥林多教会中发生的一些男女丑闻,保罗说:「男不近女倒好。」(哥林多前书七章1节)他又加上:「我愿意众人像我一样;只是各人领受神的恩赐,一个是这样,一个是那样。」(哥林多前书七章7节)可见保罗能不结婚,是具备了独身的恩赐,不是出于勉强。教会不能引保罗为例,要求教士独身,这是违反人性不近情理;勉强为之,必会闹出丑闻。所以保罗话锋一转,又说:「我对着没有嫁娶的和寡妇说,若他们常像我就好。倘若自己禁止不住,就可以嫁娶。与其慾火攻心,倒不如嫁娶为妙。」(哥林多前书七章8-9节)在这里独身的问题,圣经已有清楚的规定。可惜今日仍有教会要反其道而行,却让此类丑闻在无穷的后患中不断漫延,使主的教会蒙羞;期望新当选的教宗能倾全力解决这个难题,当会为教会造福无穷,因无论师法保罗或师法彼得,都有正当的理由。圣经记载并不隐恶扬善保罗并不讳言教会内部的丑闻,在圣经中,无论新约或旧约都无此忌讳。今日教会刻意隐恶扬善,将所有教会内部的不名誉事件都予以隐藏,为免教会受到伤害。但主言:「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马太福音十章26节)若先刻意隐藏,后来却被揭露,那更不好。(6)保罗的大信仰,能将隐藏在人肉体与灵里的软弱爆发出来自人犯罪被逐离乐园,罪的基因便烙印在人灵魂中成为遗传因子,世人除基督外无人能免。这个原罪的基因,也一直困扰着全人类,成为人痛苦的来源。保罗也深受其苦,但他却能深入剖析人的肉体与心灵,而且发现:人的肉体与心灵中,有两个律在运作。这两个律,彼此敌对,将人的心灵与肉体撕裂,使人深陷绝望的痛苦中。保罗代全人类发出吶喊与呼吁:「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马书七章24节)服从神的律才能得着生命保罗所说的这两个律,分别是「上帝的律」与「肢体中犯罪的律」。「我也知道,在我裏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做。…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罗马书七章18-23节)千古以来,这两个互相矛盾的律,一直困惑着人的心灵与肉体,无法脱身。保罗描写受造者在挣扎脱离毁坏者的管制时之痛苦,好像难产的妇人一样的痛楚,但人无论如何挣扎奋斗,却无法突出死亡之灵的禁制。最后保罗向人类宣告,靠着基督的十字架,才可由二律中挣脱出来:「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罗马书七章25节)我们若回忆,基督在钉十字架时,祂的左右分别有两个强盗;其中一个不肯悔改的强盗,在十字架上还讥讽耶稣:「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另一个强盗就应声责备他说:『「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神吗?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就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廿三章39-43节)大哉问的最终解答基督被钉十字架时,左右这两个强盗,应可象徵人的不同处境。他们皆为罪人才钉上十字架,为理所当然。一个死不悔改者,应为服从死亡的律;另一个则在临死之前要悔改信主,是服从了神的律。接受了基督十字架的救恩,而得救了。这也具体说明了保罗十架神学中的核心价值;回答了保罗的呼吁:「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马书七章24节)唯有基督的十字架,才可以救赎人类之死,并可得到救赎。主左右这两个罪人,一个拒绝主的福音而死亡,一个却因信称义,由主的十字架得到救赎。保罗是以主的十字架,画下了他大信仰的句号!(全文完)

相关阅读 : 使徒保罗的十字架大信仰(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