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K生活妝 >员工偷车阿窿勒索车主索赔‧洗车中心离奇失车案 >

员工偷车阿窿勒索车主索赔‧洗车中心离奇失车案


2020-06-25


员工偷车阿窿勒索车主索赔‧洗车中心离奇失车案(吉隆坡24日讯)洗车中心员工变偷车贼,上班仅3个小时便偷走一名顾客的本田思域轿车,偷车贼还敢向洗车中心负责人勒索1万令吉,而车主也要洗车中心赔偿。不过,案情错综複杂,包括失车被扣押在大耳窿手上、车主寻回失车后高额索偿、警方坚持不调查此案等,令失车案陷入迷雾。甲洞一间洗车中心的负责人叶诗晴(28岁)週五在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的安排下,召开记者会讲述事件的来龙去脉。她说,洗车中心是于9月4日新聘一名来自柔佛的23岁蔡姓青年,不料,新员工甫上班3个小时,便把一名黄姓客户价值逾9万2000令吉的本田思域偷走。她与员工取得联繫后,对方声称在外头迷路了,惟事后再打电话给他时,对方已关上手机。甫上班3个小时她和车主确定汽车被偷后,双双到甲洞警局报案,偷车贼于晚上打电话给她,勒索1万令吉以取回失车。第二天,她再向警方报案指遭到勒索,但查案官两度向他们表明开斋节将近,警方需要休息而拒绝调查此案。接下来两天,她和偷车贼的电话谈判持续着,为免影响公司声誉,她愿意付钱解决问题,首要条件是要看到车为止才付钱,对方没有答应,勒索金额却从1万令吉,降到5000令吉,直到后来的3000令吉,双方才达成交易。她指出,9月6日,偷车贼把银行户头号码发给她,要她赶快付款,但她并未汇钱。同一时间,车主却要求她先赔偿9万令吉,直到保险公司把赔偿金付给他后,他才会把9万令吉退还。叶诗晴也是一样拒绝赔偿。阿窿扣押先付1万才可看车9月7日,叶诗晴接获通知,指失车被被一名大耳窿扣押着,她联络大耳窿,对方要她付1万令吉“赎金”。她到一处旅游胜地和对方见面并要求先看看失车,惟对方拒绝,坚持要她先付钱。叶诗晴是于9月8日凌晨2时上会见大耳窿,双方谈不拢索价后,她于凌晨5时离开,途经警察局时要求警方调阅监视录影带,影片中证实失车已上山,但没有下山,证明失车仍“匿藏”在旅游胜地的某一个角落。较后,她打电话告诉事主,但事主不满她私自约见大耳窿却没有邀他一同前往。3个小时后,车主致电通知说他已在旅游胜地一个私人公寓楼下的停车场找回失车。据她所知,车主找到失车后,曾要求警方把汽车拖走并进行调查,但警方指示他必须自己把车开走,还坚持车子已找获即意味着没有失车问题,警方将关闭档案。称没联络阿窿车主自找回失车令她感到不解的是,叶诗晴透过手机简讯获知车主已找回失车的消息,大耳窿稍后还致电向她确认此事,声称曾见过车主,获知车主向警方报案却被关闭档案的问题。可是,车主黄先生受询时向《》强调,他从来不曾与大耳窿见面,他是靠自己逐幢楼去搜寻才找到失车,到底这起罗生门事件言谁说的才是真话。失车终于找回来,惟车主不满洗车中心把他的爱车弄不见,因而要求1万令吉的赔偿,其中2000令吉是精神损失,1000令吉是他两年多来光顾洗车中心时的花费。叶诗晴说,公司对于失车事件感到抱歉,公司亦愿意作出赔偿,尤其是在更换汽车的防盗系统及车匙方面,但车主有狮子开大口之嫌,因此双方至今仍未谈出一个结果。疑偷车集团新伎俩派人打工偷车诈财林立迎认为,这是一个偷车集团新的诈财模式,即派出集团成员到洗车中心、修车厂或汽车装饰中心工作,再偷走顾客的汽车,对受害者进行勒索。他也以一名专业律师的身份提醒民众,如果民众是在自愿的情况下把汽车交给第三者,而第三者却把汽车弄不见,保险公司有权以“车主疏忽”理由拒绝赔偿。不满警方处事态度“车主可能已晓得保险公司不会对失车作出赔偿,才会向洗车中心施压,要他们赔偿。”另外,叶诗晴不满警方的处事态度,在她3次向警方投报失车及勒索,甚至向警方提供偷车贼的资料后,警方仍以开斋节为由拒绝查案,事后还以失车已寻获的理由关闭档案。林立迎指出,他已在9月20日致函吉隆坡总警长拿督威拉沙都,要求他调查这宗失车案,惟沙都至今也没有给予回应,他只好再致函武吉安曼警察总部,直到警方重视此案为止。惊讶车主熟悉偷车贼背景叶诗晴揭露,车主神通广大,竟然透过特殊方法找到偷车贼的照片和个人资料,甚至还找到偷车贼的父亲、姐姐等家属的身份证号码、地址及联络电话,要求叶诗晴去把人找出来。她声称,她对车主轻易对偷车贼的家庭背景“起底”感到惊讶,问车主是如何把别人的私密资料挖出来,车主解释他是从国家登记局找获有关资料。“我凭着车主给我的电话号码至给偷车贼的父亲,对方听完整个经过后,只说了一句‘我孩子是不会偷车的’,就把电话挂断。”《》较后联络车主并要求他解释箇中疑点时,对方披露,他是透过特殊方式取得有关资料,至于是甚幺方式,他不方便透露。车主黄先生说,他目前不在吉隆坡,他不想把事情闹大,更不愿通过电话讲述事情的经过,他将亲自联络林立迎,再通过对方召开记者会以解决问题。‧2010.09.24

上一篇:
下一篇: